设为首页  | 加入收藏  | 汇款方式  | 快速支付通道  | 联系我们  | 访客留言 
首  页 公司概况 三峡旅游 宜昌旅游 神农架旅游 神州美景
HOMEABOUT USSANXIAYICHANGSHENNONGJIACHINAESE
   
五代人与坟墓同居80年 揭土家碑屋隐藏的秘密
更新日期: 2018-6-21 被阅览数: 5642 次 

 

 

碑屋是罗家人的生活场所

    新华网湖北频道9月30日电 堂屋里埋着坟墓,竖着墓碑的土家碑屋,日前被湖北利川市的文物专家发现。近日,我们来到鄂渝交界处的土家族聚居地,探访土家碑屋的背后故事,揭开土家碑屋隐藏的秘密。       

    两块墓碑竖立堂屋

    近日,我们从湖北利川市城出发,坐客车前往40多公里外的谋道镇,然后转车到长坪,随后又乘摩托车到寨坝,在海拔1100多米的大山上步行2小时山路后,终于找到了湖北省境内的利川市谋道镇寨坝村10组(又名茶园)的罗氏碑屋。这里群山环抱,四周悬崖绝壁,村民走的路大多是在悬崖上开出的悬梯,人走在上面都是胆战心惊的,山谷中山清水秀,跟世外桃源一般。

    在村民的带领下,我们走进罗氏碑屋。这是一个三间农家木屋。据主人罗贤才介绍,木屋有近200年的历史了。我们看见,右间和堂屋还保存着古老的木质结构模样,只是右间被改建成了石块屋。堂屋两旁晾着干玉米,放着风车、背篓等农具,一看就是典型的农家堂屋。堂屋后壁的正中,赫然立着一块高大的石质墓碑,给堂屋增加了几分阴森。墓碑高约4米、宽约1.5米,加上墓碑两侧分别立着的长约1.5米,高约0.5米的碑序石刻,整个墓碑就组成了堂屋的后壁。墓碑是当地的绿砂石制成,墓碑上没有镌刻墓的主人名字,而是镂空的金钱图案和一组栩栩如生的人物图案。墓碑的楹联是“死者可作言坊行表”、“先生之风山高水长”,横批是“遗爱堂”。

    就在我们仔细辨认碑序石刻《罗氏运章墓志铭》的文字时,罗贤才告诉我们,这块墓碑后面还有一块墓碑。墓碑后的墓碑要透过第一块墓碑镂空的金钱图案空才能看到。我们看见,两块墓碑一样大小。第二块墓碑上阴刻着“罗公运章、罗母杜君寿藏”,以及“民国十八年吉日”的字样。第二块墓碑后是坟墓。坟墓要到堂屋后面才能看到。墓地占地面积约40平方米,用绿砂石砌的围墙围着,墓上长满野草野藤,显得荒凉、阴森。罗贤才告诉我们,墓地原来是一间四面不通风的木屋,跟古代的陵寝一样,“后来,我们觉得,坟墓在盖着瓦的木屋里得不到湿(雨水),后人也就得不到湿(殷实),兴旺不起来,就将盖住坟墓的木屋拆除了”。我们看到,墓地的两边住着与堂屋只有一墙之隔的两户罗氏村民。

罗家人在碑屋里劳动

    五代人与坟墓同居80年

    “这碑屋中葬的是罗运章,他是我们罗家的祖先。”今年45岁的罗贤才说,“按辈份排列,运字辈下面依次是享、时、来、贤、嗣,算来这碑屋里已繁衍了五代人。现在在当地有罗氏人家30多户,100多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嫁到罗家开始的那几年,白天一个人不敢到堂屋里去做家务,每天晚上经过堂屋,看到阴森森的墓碑,就感到十分害怕,甚至有时还做恶梦。”罗贤才的妻子杨胜慧说,“我一个人在家时,天一黑就把门关了,连上厕所都不敢去。后来时间一长,也就习以为常了,就觉得那墓碑就像放在家里的一件家具一样”。

    “我从小在碑屋里长大,从来没有觉得害怕过。”罗贤才说,“只是院子里的小孩晚上不敢走近堂屋。”

    当天是星期天,我们看到,几个小学生在堂屋里的石碑前跳橡皮筋、踢毽子,大人们在用风车车粮食,呈现出幽闲的山村和谐情景。“碑屋是整个院子的人聚会的地方。”罗贤才说,“下雨天,大家聚在碑屋里摆龙门阵,夏天在碑屋里乘凉,哪家有了红白喜事,都是在碑屋里摆酒席。”

    现在碑屋所在的院子里有6户人家,30多人,全是罗运章的后人。当我们问他们为何要与坟墓同居,而不搬迁他处时,他们说:“在这里居住没有什么异样,而且住习惯了,也住得很舒服,有了一种舍不得的情素。”

罗家人在祭拜祖先

  死者是清朝秀才

    “罗运章是我们的先祖。”罗氏家族中年龄最大,今年81岁的罗时俊老人说。据碑序石刻《罗氏运章墓志铭》记载,罗运章“聪明好学,甫半年,文思大进(标点为我们所加)。”罗时俊老人介绍,罗运章生前爱好读书,30多岁时仍半耕半读,并写得一手好字,考取了晚清秀才,国民党时期任地方团首。

    罗时俊老人说,罗运章66岁时,将自己的家业分给了儿子们后,就考虑起自己的葬身之地来,1923年,69岁的罗运章请来当地最有名的石匠吴宗清修造坟墓,历时一年才完工,碑文是罗运章的亲戚、重庆万州凤仪乡的文化名人方国颂题写的。墓修好5年后,也就是公元1929年,75岁的罗运章因病去世,被埋葬于该墓中。

    罗时俊老人把收藏的《罗氏家谱》找出来给记者看,谱书载:“罗运章,字采臣,生于同治六年、乙丑正月三十日卯时,死于民国十八年、辛巳正月十六日未时,葬于茶园中堂。”

    罗时俊老人告诉我们,罗运章的妻子杜君去世后,其子女将夫妻二人合葬在一起,当地称为合坟,随后在坟上盖了房子,在堂屋中立下了墓碑。后来,罗氏民居就被人们称为了碑屋。

    罗运章为何要把自己葬在屋内呢?我们在碑序石刻《罗氏运章墓志铭》中找到了一段文字:“家园周围,松苍柏翠,有茶树数十株,香清可人,。。。。。地亦幽静,公(罗运章)好之,常歌曰乐哉。。。。。则我欲葬焉。(标点为我们所加)”

罗显才保护墓碑

  奇特的土家族葬俗

    “这种墓葬和房屋的结合体的碑屋不是罗运章的奇思妙想,而是土家族的一部分地区的一种奇特的墓葬文化,现已消失,甚至连很多土家族人自己都不知道。”10日,土家族民俗专家、湖北省文博副研究馆员谭宗派接受我们采访时说。

    谭宗派曾多次到过罗氏碑屋,对其进行过详细的考察。他认为,堂屋中巨大的墓碑居于神龛的位置,实际上是代替了家神。“罗氏碑屋距今约80年,是先有墓,后有房屋,即房屋是根据墓葬的位置而建的。”谭宗派说,“有的碑屋是先建房屋后建坟墓,还有的是屋和坟墓同时修建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曾在渝鄂交界处的鱼木寨发现过清代早期的碑屋,十分精美,可惜后来被拆除了。”谭宗派很惋惜地说。谭宗派认为土家碑屋不同于唐宋时期的墓庐。“唐宋时期的墓庐是‘为守父母、师长之丧,筑室墓旁,居其中以守墓。(明 刘基 《陈司户墓志铭》)’。而土家碑屋是将坟墓埋于住宅之中。土家人认为,生屋死墓,虽阴阳有别而同为居所。”

    “土家族人还有崖墓、悬棺等奇异的葬俗。”谭宗派说,“不同的民族对于生老病死有着不同的看法,土家族人认为,死亡只是由生命存在转换为另一种生命的存在,这是一种大解脱,大轻松,是人生的一大快乐。”谭宗派认为,土家族人对死亡并不忌讳,还把死亡当作一件喜事,因而,土家族有“欢欢喜喜办丧事,热热闹闹陪亡人”的风俗。 “加上土家族人有对祖先非常崇敬的信仰,土家族人就不害怕和死去的先人‘住’在一起,并将此作为对死者的一种孝敬,同时还能得到死者对生者的‘保佑’。”

小孩们在碑屋里玩耍

    全国可能仅存这一处

    “这种墓葬形式在全国其它地方未曾发现过。”谭宗派说,“土家碑屋在‘文革’时期几乎全部毁灭,加上近几十年来社会经济高速发展,传统习俗的失落,使很多碑屋未能保存下来。可能在全国就只仅存这一处了。”

    谭宗派认为,罗氏碑屋得以完好保存下来的原因是地处偏僻,交通十分闭塞,加上屋里居住的后人看护,才得以幸存下来。(陈小林 汤明田 何泽勋)

    上一篇董永与天女的形象正是牛郎与织女原型的变异
    下一篇巴文化惊世大猜想之四 谁留下了三星堆
首页 公司简介 旅游常识 三峡风情 汇款方式 快速支付通道 联系我们 咨询留言     鄂ICP备05000631号
联系电话:0717-6862477 6862478   传真:0717-6862479
24小时电话:0717-6862478 1388-6675-467      
Email:410937939@qq.com   410937939
 版权所有:中国(宜昌)宜旅假日国际旅行社
 技术支持:宜昌市五环计算机网络有限公司
 地址:湖北宜昌解放路52号三峡商城A座17楼